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七章 更多>>
 

  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七章

    时间:2018-02-09 被残忍玩弄后强迫达到高潮的小依,全身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,在一条腿被高高吊起的不堪姿势下晕了过去,任由热热的尿液从腿根间一直涌出来……
      当她逐渐有知觉时,发现自己是伏在一个湿湿黏黏、蒸着汗臭和热气的男人身体上,还有两张粗糙的大手在她的背部和臀腿游走,男人厚实的胸膛亢奋的在起伏,强壮的心跳振动她柔软的乳房。
      「这不是玉彬的身体……」她的思绪慢慢在甦醒,但这男人粗重的喘息和肌肉的触感有点熟悉……
      「莫非是?……」小依一下子醒来一大半,挣扎的要爬起来:「不要……放开我……」
      果然映入眼中的是山狗丑陋的脸,他全身赤裸,只穿着一条三角内裤,无耻的搂着小依雪白无暇的胴体躺在临时铺好的床铺上。
      「少废话!让老子好好的爽一炮。后面还有人等着呢!」
    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小依双手用尽全力的推他强壮的胸膛,想让自己的乳房离开山狗湿烫噁心的肉体。但是山狗二条铁臂稍一用力的拥紧,小依就又被迫和他紧贴在一起蠕动。
      「这小妞的身体真是柔软又光滑!光抱着她我都快受不了了。」山狗享受的对着一旁垂涎的男人们炫耀。
      「放我走……人家不想……」小依握起玉拳拚命的打在山狗的脸上。
      山狗有点恼怒的骂道:「臭婊子!看老子等会不把你插的哭天喊地!」
      「帮她打一针吧!」山狗抱紧小依,转头对阿宏说。
      阿宏手里拿一支针筒绕到后面。
      「乖乖的!打完针后再做会很舒服的哦!」山狗口臭的嘴凑近小依说。
      「不……你们要干嘛?我不要打针!」小依害怕得直哭喊。但是屁股肉最多的地方感到一阵冰凉,浓厚的酒精味传来,宏仔正用酒精绵帮她消毒。
      「不……」小依还想挣扎,但是山狗两条粗腿缠住她的双腿、手臂用力拥紧她的腰脊,小依只能吃力的蠕动而无法抵抗。
      「呜……」一阵刺痛慢慢深入臀丘的皮下组织,小依已经逃不掉了!
      打完针后山狗不再那么用力的搂住她,小依挣扎的从他身上爬起来,惊惶的夹着一双美腿想爬离这群男人的包围。但是这些人早已知道她根本逃不了,于是嘻嘻哈哈的围近她。
      「不!别过来……」小依坐在地上、用腿蹬着身子往后爬,那两粒诱人的乳房在胸前惊慌的颤动。男人一步步缩小包围,小依终于被他们逼到了墙角。
      「不要……你们……饶了我。」小依无助的哀求着,但是身体却开始发热、眼前的焦距慢慢无法集中。
      「来!过来这里!让大肉棒干你的小穴。」一群男人半拉半搂的又将她扶回床铺上丢着。山狗趴到她身上,将她两条胳臂拉高到头顶压住,露出白皙性感的腋下。
      「嗯……不……行……」小依微弱的呻吟,催情剂已开始发作,坚挺的嫩乳在上下起伏、呼吸也愈来愈急促。
      「不行吗?我就是要!」山狗亢奋的喘息,看着她的脸,用舌头磨擦站立的乳尖。
      「嗯……」乳头受到刺激的小依无法抑制地娇吟。
      「很舒服吧?把手举好。」山狗命令式的对着小依说。
      小依芳心如鹿撞,顺从的举着手臂握住床栏。
      山狗见她百依百顺、娇媚含羞的模样,胯下那条巨无霸早已快顶破底裤,当下两张巨掌握着她柔软的腰肢慢慢往上移动,滑溜顺手的肌肤让山狗粗糙的大手激动得一直发抖。
      「嗯……哼……」小依强抑着兴奋的情绪、闭着眼睛轻喘,曼妙的腰身随着山狗手掌爱抚而弯成性感的弧度。
      「感觉怎么样呢?」山狗一路抚到两粒玉乳根部,手掌慢慢的缩紧握起柔软颤动的乳峰。
      「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」小依闭着眼睛轻轻的吐露,虽知她是被注射药剂才有这种反应,但是山狗还是相当兴奋。
      「这样好不好?」他趴在小依身上、乌黑的大手握紧小依白嫩如雪的乳房,伸出厚黑的大舌、轻轻的磨擦红嫩的乳头,长长立起的乳头在他的舌面富弹性的滑动。
      「哼……」小依舒服得两条腿忍不住屈起来。受刺激的乳线又开始分泌出奶水,山狗开始大口大口的舔起乳峰上颤动的樱桃。
      「哼嗯……舒服……」小依用力的抓住头上的床栏,娇躯兴奋的颤抖起来。一直渗出的奶汁被山狗舔得飞溅,乳沟间早已湿成一片。
      「用力……吸……人家……乳头。」小依晕着俏脸央求山狗帮她吸奶,山狗当然不客气的一头埋进柔软芳香的乳肉中,热嘴吮住整粒乳尖用力啜起来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小依酥麻的轻喊一声,被奶水充胀得不舒服的乳室,一下子被吸走许多的感觉极为美妙。
      「腿张开!」山狗边抓着她的乳房吸、一边伸手去推开她两边大腿。
      「嗯……」小依配合地把腿张开成M字型。
      山狗伸手去摸她双腿间的秘缝,小依的脚ㄚ忍不住在床上踮高,这时整片阴户早已热呼呼的湿滑不堪。
      山狗兴奋的把手伸出来让大家看:「好利害!湿成这样!这老二放进去一定很爽。」
      小依只顾着一直扭动身体呻吟,完全被媚药所控制而忘了羞耻,山狗慢慢的把手指的第一节抠入滚热的阴道内。
      「嗯哼……」小依微仰起脸大声的叫出来,两条腿也自动的张更开。
      「里面好烫!好像溶浆一样。」山狗讶异的对其他男人说。他把手指拔出,一道透明的黏汁也从阴户内被指尖牵出来,山狗兴奋的抱住小依滚烫的胴体,一翻身变成小依俯卧在他身上。
      「嗯……哼……」小依喷着热气不停娇喘,原本一碰就会感到噁心的男体,现在却恨不得能融化进去,两只玉手也温柔地抚着山狗厚实的胸膛,让山狗亢奋的全身都在颤抖。
      「小依……你真好……」他用力的把小依拥在身上,享受温黏而柔腻的肌肤在他身上蠕动的触感。
      小依的胴体流满汗汁,散发少妇性感的体香,山狗开始用他肥厚的嘴去探索那对柔软双唇,小依不但没有闪躲,反而大方的将小嘴送上去,主动吻着山狗肥厚的嘴唇。
      「唔……你这淫蕩……的小美人。」
      山狗把大手放在小依的后脑勺,小依轻轻的咬着山狗的唇,从她微启的小嘴内、滚烫的黏膜散发出芳香的气息,山狗被那诱人的樱唇挑逗得心头狂跳,恨不得吃掉怀中这块香软的身体。
      他浓浊的喘着气命令小依:「把舌头给我。」
      小依顺从的吐出湿淋淋的小嫩舌、舌尖在山狗两片厚唇的隙缝间磨擦。
      「唔……啾……」山狗再也受不了,吸进香滑的舌瓣尽情的吸吮。
      「嗯……」
      整条舌头彷彿要被山狗强大的吸力吞进肚里去,浓浓的津汁涌入山狗嘴里。虽然吻得极端粗暴,但小依却喜欢上这种被残虐对待的快感,她完全不抵抗和出力、把全部身体都交给山狗处置,任由他把肥舌塞入她嘴里纠舔每一寸齿床和香软的黏膜,两只大手不停在她的乳房和臀丘上抓抚。
      「唔……啾……唔……」屈服在山狗粗暴下的小依温柔的像条小母猫,凌乱的髮丝看起来更加性感。
      佔据了这样的美人,山狗简直像没碰过异性似的、毫无节制的需索小依的唇舌和津液。就在他把小依吸得呻吟娇喘愈来愈激烈时,突然感到包裹在内裤下的肉根传来阵阵温暖的抚挲,他忍不住从鼻孔哼了一口气,眼睛往下看,原来小依纤柔的玉手正在轻揉他双腿间隆起的部位。
      「给……唔……给我……你的……嗯……鸡鸡……」小依喘着气、眼波迷濛的乞求山狗。
      山狗虽然恨不得马上将快爆裂的肉棒送进那道紧紧的美丽裂缝内,但没折磨到小依崩溃前他是不会罢休的。
      「想要吗?」山狗一边问,一边仍依依不捨的吻着她滚烫的唇和脸颊。
      「嗯。」小依闭上眼,害羞的点头。
      山狗兴奋的说:「可是你那不争气的男人不太会含肉棒,搞得我的肉棒都不够硬。小依想要的话,就用你可爱的小嘴帮我舔大,再插进你小穴中好吗?」
      山狗黑炭般的手指塞入她湿软的小嘴,小依乖巧的吸舔味道酸硷的指头,红着俏脸默允了。
      「很好……只要乖乖听话,我一定会满足你的。」山狗说着从她嘴中抽出手指,小依低下头主动轻吻他厚实的胸肌。
      「唔……」山狗舒服得歎了一口气。她温烫的双唇沿着宽厚的胸膛往下吻,一直吻到晕黑的乳头周围。
      「用舌头……」山狗已经爽到全身酥软,仍不忘指导小依。
      小依害羞的吐出湿嫩的舌尖,轻轻的舔起来。
      「唔……很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」山狗舒服的浑身肌肉都在发抖,呼吸变得愈来愈浓浊,两条粗臂紧紧的搂住小依的腰身和屁股用力抚抓,小依此刻也被他搂得心儿狂跳。
      毕竟强壮的男人身体对成熟女人还是有征服性,这在玉彬瘦弱的身体上是体验不到的,而且小依此刻被春药药效弄得意乱情迷。第一次对男人强壮躯体产生强烈渴望的她,用力把两团柔软的乳房和火烫的湿缝压在山狗黏黏的肌肉上,粉红舌尖愈舔愈灵巧,一心只想卖力的服侍山狗。
      山狗靠着催情剂的效力,终于让这个美人完全柔媚的被他征服,他极度兴奋的用力抓抚她饱满有弹性的屁股,黏贴在他腹肌上的秘缝因挤压而发出「啾……啾……」的湿响。
      「嗯……唔……很好……」山狗粗重的喘着气。
      受到奖励后,小依更温柔的吻着山狗的乳晕,用灼嫩的舌尖围着黑硬的乳粒濡舔。
      「喔……」山狗用力的抱紧小依,只感到骨头真的要酥了,没想到小依的胴体如此温香柔软、她的唇舌又是这么灵巧娇嫩,舔的他浑身精肉不停在颤动,宽厚的胸膛也在猛烈起伏。
      「看着我……一边舔……抬起脸来。」他想看小依被他征服时的神情。
      山狗精壮的身体所紧紧传来的兴奋反应,让小依也更激情起来。她的眼眸无辜中流露出诱人的娇媚,粉红的舌尖更是可爱,让这种美人如此服侍,山狗体内的慾火已快爆炸开来。
  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他用力的揉抚她的嫩背和屁股。小依胸前两团丰乳压挤在山狗身上、强大的压力让她呼吸困难,舌头舔起来也变得吃力,不过被强壮男人紧拥的滋味却是甘甜的。
      「哼……」她抬起脸来喘一口气,一小撮闪亮的唾液从她的唇缘滴下来,刚好落在山狗硬立的乳头上,小依又低下头用舌面拨弄濡湿的乳粒。
      「哦……小依……你真好……」山狗亢奋得直痉挛,被黏烫口水温润过后再舔的感觉更加美妙。
      此时小依也不知不觉的前后蠕动起胯股,用火烫的湿缝磨擦着山狗结实的腹肌。
      「嗯嗯……哼哼……」她一边挪动身子往下舔一边呻吟起来。腿根间红黏的唇片和湿缝从山狗的肚子上黏起透明的蜜汁,汗珠也从弓起的背脊上滑下来。
      「再往下……舔快一点、用力一点……」山狗抓着小依头髮,把她头压在他身上。
      小依已经舔到他的肚子,柔嫩的舌片激烈的抚舔汗腥的块状腹肌,山狗双腿间的巨大肉棒已高高的将内裤前面隆起,前端的龟头和大半截阴茎露出裤头外、贴躺在肚脐下方的肚皮上。小依一直往下挪动屁股,腿根中间火烫的湿缝终于坐到烧铁般的龟头上。
      「哼嗯……」一道甘甜的电流从敏感的穴口钻入,小依伏在山狗身上娇喘,十根兰指紧紧的掐入他结实的肌肉中,屁股也淫蕩的扭起来,试图让骚痒的穴肉磨擦山狗那半截烧棒来解馋。
      「唔……」山狗更是亢奋得全身用力,龟头被熔烫滑嫩的黏膜包裹着磨擦的感觉,令他恨不得整条肉柱现在就在小穴内抽送。
      「嗯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给我……给我……鸡鸡……」小依圆润的屁股坐在龟头上激烈地扭动,用她红烫的脸颊轻轻磨擦着山狗胸肌。
      山狗强忍着冲动,他知道时机已经快成熟了,但还没享受够前戏前,他是不会轻易将肉棒送进这让许多男人垂涎的小穴中。
      「还不行……我还没……舒服够。」山狗伸出中指,轻轻的沿着小依光滑的背脊中央抚摸下来,满是湿热汗水的脊背肌肤摸起来更是滑嫩细腻,触感相当的好。
      小依仍不顾一切的扭着腰、让腿根间火烫的私处和巨大的龟冠磨擦,而且张着小嘴大声的呻吟。
      「看!你丈夫在看呢!」袁爷扯起她的头髮,让她看见再度被绑起来塞住嘴的玉彬。
      「不……不要看……」她害羞的把脸转开,屁股却仍激烈的在山狗的肚子上蠕动。
      那龟头底下的血管强壮地跳动着,一波波刺激充血的黏膜,红红的溪缝蜜汁已经流得不像话了,弄得山狗肚皮一片黏湿。
      「还不行,不能放进去!你这骚货,继续舔……别想偷懒!」山狗扯起小依的长髮,神情痛苦而诱人的小依却一点也不反抗。
      山狗喘着粗气对小依说:「还……还没舔够,就想要我的肉棒帮你通肉穴?你……想得倒美。」随即坐起来,粗暴的抓住小依右腿脚踝,硬生生的将小依的屁股拉过来。
      小依乖顺的抬起腿,重新跨坐在山狗身上,变成69的淫乱姿势抱在一起。山狗面对着雪白丰满的屁股和分开的股沟,腿根间的唇肉像花瓣一样鲜嫩而有光泽,湿漉漉的阴户散发着腥硷热气。
      「真美……」山狗的手指压住黏红的唇瓣拉开裂缝,阴户里粉红的嫩肉诱人的吐露出来。
      「嗯……」小依全身都在颤抖。
      山狗用另一手轻揉着阴唇和充血的阴核。
      「呜……」小依酥麻的呻吟着:「求……求你……再……再里面一点……」
      她一边哀求、手指已经伸到山狗绷紧的底裤内,把他那根盘满怒筋的巨大肉棒掏出来上下轻搓。
      「哦……你这……小骚货……真的那么想要……」山狗全身都在痉挛。
      小依的手又软又温柔,抚得他鸡巴好不受用,整条巨棒立起足足有二十公分长,龟冠泛出紫红光泽。山狗强忍着冲动,一双大手分开眼前两团臀丘,让多汁肥美的小穴完全展露出来,两片厚唇对着粉红的肉洞紧紧的压上去。
      「啊!……」小依连跨跪在山狗两侧的小腿都抬了起来。
      山狗感到鲜嫩柔滑的阴唇在他的唇舌间滑动,忍不住将舌头捲成一圈,伸入阴户里面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甜美的电流从阴道黏膜下的神经急速扩散开来,黏烫的硷汁像决堤般的流进山狗嘴里。
      「呜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哼……」小依努力的扭动起雪白动人的身体,眼前除了山狗的肉棒外,一切都逐渐模糊。
      阿宏看那两团诱人屁股抬得高高的在扭动,山狗正在吸肥美的嫩穴,可爱的菊花蕾也跟着缩动,忍不住就伸出手指去压揉股沟上的括约肌。
      「哼!……」小依更激烈的叫出声来。
      温暖的室内加上火烫的激情,小依和山狗两人湿亮的胴体上都裹满热热的汗汁。阿宏看她两个肉洞同时被刺激而快要昏厥模样儿,心中更是兴奋,指尖开始轻轻的揉起柔软的肛肌。
      淡红的肛门在阿宏手指的揉压之下,逐渐的充血变得更有弹性,下体所传来的快感和刺激,是小依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的,强烈的心跳让她感到喉咙哽着一团东西。
      「真……真好……好想快点……让他们用肉棒……送进我的小穴中。」
      她淫蕩的盼望着不应该期待的事,为了取悦山狗,火烫的朱唇轻轻吻着巨大的棒身。
      「唔……」山狗舒服地呻吟。
      「用心一点舔……」他抚着小依柔顺的秀髮命令着。
      「嗯……」小依激情的呼出灼烫的香气,纤手握着龟头温柔的轻抚,舌尖沿着棒身上浮起的血管来回的舔。
      「唔……真爽……没想到……你的技巧这么好……」山狗闭上眼,全身的肌肉都兴奋得浮起来。
      小依含羞的用手指磨擦龟头前端的马眼,两片软唇轻吻龟冠背面的接合处,用舌尖去挑逗两团龟冠间敏感的青筋。
      「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」山狗心脏亢奋得快麻痺了,其他男人也看得忘了吞口水。
      袁爷忍不住抓起玉彬的头髮,问道:「你老婆……真的很大胆……她都是这样帮你做的吗?」
      可怜的玉彬羞愤的闭起眼睛不愿再看下去,他从没被小依如此服侍过。兴奋的山狗喘着气再吸住小依的秘缝,舌头激烈的猛舔。「嗯……哼……」小依也用力地呻吟起来。
      山狗的肥舌像条湿滑的泥鳅在她火烫的阴户和股缝间狂乱钻动,那种连脑髓都快要被吸出来的麻痒,使她连尿都快禁不住……
      山狗一边舔着她黏腥的阴户,也进一步技巧的用黄黄的牙齿去磨擦充血的阴核。
      「呜……」小依拱起背来激烈的颤抖,湿淋淋的舌片开始舔舐整粒龟头。
      山狗双手粗暴的掐住两团白嫩的屁肉,「啾啾」的吸取涌出来的黏汁。
      已经全身酥麻的小依含着龟头,辛苦的把巨大的肉棒往嘴里送。山狗那根是黑人的尺吋,才吞进一半不到,龟头前端就已顶到食道的黏膜,小嘴被塞的满满的一点空间也没有,她呼吸困难,「嗯嗯」的从鼻孔喷出热气,津汁沿着阴茎一直流下来。
      「舌头要动……不要偷懒。」山狗抓着她的头髮强迫她的头上下动起来。
      「唔……噗……」小依辛苦的吞吐粗大火烫的肉柱,嫩滑的舌片也卖力的抚舔。
      「自己动起来……不要像个死人似的……」山狗一边抠着阴核一边命令她。
      「嗯……」小依的屁股不停在扭动,湿烫的小嘴含着肉棒前半截用力吸吮、同时纤手也握着另半截阴茎套弄。
      「哦……」山狗兴奋地把整张脸埋进她湿滑滚烫的股缝内磨擦。
  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小依顿时感到天旋地转,忘情的把舌尖塞入龟头前端的马眼内不停磨擦。
      此时后面的阿宏又从嘴中垂下一大沱带着食物残渣的唾液,滴在小依的肛门上,继续用手指压揉黏湿的菊花蕾。
      被唾液润滑过的括约肌,按摩起来更有快感,阿宏有时还将指甲尖微微刺入紧缩的肛门内,让小依更激烈的哀哼出来。从她嘴里泌出的津液已流满山狗的下体,蜷浓的阴毛和丑陋的卵袋都湿漉漉的一片。
      就在阿宏专心的帮山狗姦淫小依时,突然也觉得绷满在内裤中的肉棒传来一阵温暖的抚触,低头一看,竟是小依另一只手正在抚摸他胯下鼓起的部位。阿宏兴奋的差点站不稳,连忙从裤边掏出火烫的鸡巴让小依握住。
      小依一边吸吮套弄山狗的肉棒,一边帮阿宏手淫,美丽的胴体兴奋得泛起晕红。阿宏舒服地仰高脸发出呻吟,从背后看他结实的臀肌都绷紧起来。现在他总算知道山狗为何那么爽了,光是被小依纤手温柔的握住肉棒,身体就亢奋得几乎要爆炸。
      阿宏尝到甜头之余,也开始更粗暴的蹂躏小依,一手用力的抚抓她被糟踏得凌乱的长髮,一手用力的揉她的菊花蕾。
  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小依像暴雨中的花朵般激烈的颤抖扭动。阿宏看到她欲仙欲死的迷人模样,更残虐的用尖锐的指甲去捏她娇嫩的肛蕊。
      「呜……」小依痛苦中带着甘甜的悲鸣,用力的吞吮山狗的肉棒,小嘴发出「噗噗噗……」的声音。
      这时泉仔、袁爷、王叔、麦可也都围过来抚摸她娇颤的胴体,伸手到她胸前去搓揉她的乳房。此刻每个男人都已脱得一丝不挂,双腿间的肉棒挺得老高,有些还在兴奋的抖动。闷热的空气让他们的汗水彼此交融,室内迴荡着小依吸含男人阳具、男人抚舔她身体时所发出的淫靡声响,还有彼此间满足、欢愉和甜密疼痛时的呻吟。
      在春药和姦淫的交相折磨下,小依的小嘴愈来愈用力的吸着山狗的肉棒上下吞吐,也卖力的帮阿宏套弄。山狗已经亢奋到有点失常,他时而用牙齿咬扯起柔嫩肥美的花瓣,时而用手指插到小依的肉缝内将裂缝拉开,挤出里面红肿的黏膜出来舔咬。
      小依「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发出哀哼,动人的身躯狂颤的黏在男人身上扭动。
      「呜……」一阵阵甘甜的快感冲击着身体,小依的菊花蕾被秘缝挤出来的蜜汁不断润滑,阿宏揉着揉着,一用力,手指竟插入一截到滚热的肛门内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小依吐出山狗的怒根,用力的痉挛起来。
      「哼……嗯……」她一边喘气呻吟、双手激烈的套弄山狗和阿宏的肉棒。山狗把舌头伸入溶烫的肉洞内、用力的吸吮整片阴户。
      「呜……」小依整片背脊都弓了起来。一股淫精从阴户深处爆发,强烈的高潮使她脑中空白一片,只知道卖力的帮山狗和阿宏套弄肉棒来回报。没几秒后,手中精壮的肉棒也暴涨一团,一抖一抖的从炮口喷出浓烫的精液,山狗抓住小依的头髮,把正在射精的肉棒再塞进她嘴里。
      「呜!」小依痛苦的含着强烈跳动的肉棒,腥辣滚烫的的精液不停涌入她容量不大的小嘴,她努力的吞下这些浓稠的液体,但是仍有许多从嘴角流出来。
      而阿宏喷出的精液全都洒在她赤裸的背上,美丽的肌肤一片白浊的黏精,小依在吞着山狗肉棒的情况下,痉挛地享受高潮的甜美。
      山狗丢完精,躺在床上又温存了好一会儿才拉起她的头,让她吐出湿滑滑的肉根,小依虚脱的伏在山狗的身体上不停的喘气。
      山狗和阿宏走开后,袁爷、泉仔、麦可和王叔也一拥而上将她翻过来,泉仔从身后扶起她,让她靠在他身上坐着。袁爷三人马上握着自己的肉棒磨擦她的脸和乳头,小依被挑逗得又呻吟起来。
      泉仔的手掌围握她胸前两粒乳房不停挤奶,用温烫的乳汁喷洗袁爷他们的肉棒。三条怒根磨擦着富弹性的乳头、边享受温烫乳汁的滋润,舒服得不可言喻。
      小依像癡了般的张着腿任由他们玩弄,袁爷三人又轮流把举起的肉棒送到她唇边,抓起她的手命她握住帮他们吹含。
      小依虽然已经没有力气了,却仍温柔的用小嘴帮每个人吸含套弄,一直让他们都将浊烫的精液洒在自己身上为止。
      一个美丽的少妇,在丈夫面前被其它男人的精液喷洒在头髮、脸蛋、口腔、乳房、腰肢和双腿间上,全身湿黏黏的都是淫乱的气味。